公子盲

我最同情的,是神不能自杀。

#GGAD##迟来的六一快乐##肉文送给你们#


当Albus第十一次敲他的盘子时,Gellert才灰头土脸地捧着一锅汤从厨房里钻出来。那个样子看上去就像刚经历了一场与鹰头马身有翼兽的决战一样。
他满怀歉意地看着Albus,有些气恼的抱怨着:“Darling,我尽力了。只是该死的汤不太听话。我发誓我只用了一点小魔法,这就像修补一处笔误一样微不足道。我的手实在不适应麻瓜的东西,如果下次你坚持让我这样做,我宁愿回德姆斯特朗研究复方汤剂。”
Albus开始有些后悔。他想到Gellert平常与什么打交道了。草蛉虫、蚂蟥、流液草、毛毛虫、水蛭汁、老鼠脾脏,天知道是不是还有什么仇人的排泄物一类的东西。一开始让他做菜就是个错误。
可是当他看到那锅东西的时候出现了转机。
——他不得不承认这锅汤煮的真是不错。
光是肉就已经足够诱人。他赌上Aberforth的十根甘草糖。汤咕嘟嘟的冒着泡,肉在里面变成诱人的亮红色,散发着阵阵热气。看上去比Hogwarts的圣诞晚宴上的鸡腿还要好吃。他忽然有些想黄油啤酒了。如果这个时候能吃着肉再喝一口黄油啤酒,或许还能沾上满嘴的泡沫。
他有些迫不及待地夹了一口肉塞进嘴里。这简直是他17年来吃过的最好的东西。肉的味道鲜嫩肥美,酥中透糯,有一种入口即化的感觉。汤汁的味道加上肉的醇香,简直就是一场味觉的盛宴。
他又吃了两口,忽然出声:“Gellert。”
Gellert从厨房里伸出半个身子看他,手里还拿着一对带着茶渍的茶杯。
“以后的饭就拜托你了。”



评论(1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