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盲

我最同情的,是神不能自杀。

【原创】#BEHIND THE MOON#2#

这段是DxHr的感情线…大概算是回忆一类的w
食用愉快x

----------割----------

你要做你擅长的事情,而不是你喜欢的事情。
德拉科很小的时候就听到过这样的话。
先是他的父亲,然后是他的老师,现在是他的长官。
“你的身体里流淌着的是马尔福的血液,在做任何事情前都要想好,是否会给马尔福蒙羞。”
“你们是年轻的生命,充满力量和血性。看那些穿着麂皮靴的军人,他们的家人多么自豪。”
“你们没有自我,那是一种连狗都会审时度势抛弃不要的东西。你们脑子里唯一容许存在的,就是如何能杀死更多的敌人。”
但是有一个人告诉他,她喜欢你所喜欢的事情,而不是你所擅长的事情。她喜欢的是你这个人,摒弃掉旁的所有无用的名利,鲜红色的的血液,甚至是美艳的皮囊。她用一双清澈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你内心的灵魂,顷刻间卸下你所有的伪装。
那大概就是心动的感觉。

德拉科第一次碰见她,是在图书馆里,那是他正用左手撑着脑袋,百无聊赖地翻着手中的书。
她急匆匆的走到桌子旁,放下几本厚厚的书。他可以看到她纤细的眉好看的纠在一起,长长的睫毛染上了阳光的温暖颜色。她的头发有着淡淡的棕色,蓬松又柔软,让他想到了温热的面包,或者是壁炉旁可以让人深陷其中的沙发。

他跟着她走过刚修缮成的小路,在长长的转角急不可耐的看着她的侧脸。他想用手抚摸她棕黄色的长发,让卷曲的发丝紧紧的缠绕在自己的手指上。他想勾住她湿滑而白嫩的柔荑,看她垂下头去把鬓角的碎发绾在圆润绯红的耳尖后。
一连几天。他就像是着了什么魔怔,开始破天荒地打扮起自己来。他还拿了几本无用的诗集装模作样的看起来——并且将它夹在胳肢窝里随身带着——以备不时只需。
她忽然有一天坐在他身边,翻开一本厚厚的书,里面夹了大大小小十几张纸。她静默的看了一会,忽然转头指向他正心不在焉捏着的书:“济慈的诗集?”
“嗯…写的不错…”他望向她清澈的眼睛,有些难耐的撒谎。
“那您读过他的《百年之城》吗,我很喜欢那首诗。”
“嗯…我想是的,那是一首很好的诗…很好…”
她的眼睛忽然微微眯了一下,眼角上扬,狡黠极了。
“是吗?我很遗憾,济慈的诗中并没有这一首。您大概是记错了,先生。”
“唔嗯…”他瞪大了眼睛,满满的话哽在喉咙里发不出来,只能挤出几个简单的音节。
“下次换个高级点的方式,起码先读读那些书。”她合上厚厚的书,抱起东西站起来,“赫敏·格兰杰。”
“德拉科·马…马尔福。”他慌张中开口。
“很荣幸认识您,虚伪先生。”她眨了眨眼,扭头离开。

他不记得自己花了多久,才开始熟稔的称呼她为“工作狂小姐”。对于“工作狂小姐”,能忙里偷闲挤出来的时间很少。他们便在短暂的青春年华里刺激的谈一场放纵的爱情。
他们会在假期时偷偷钻出去约会,在一个公园的湖畔、一家书店或是一个小咖啡厅耗费一天的时光。
他偶尔会躺在她腿上休憩——当然是在她心情不错的情况下,这往往会付出一些代价,比如几本新书,或是她苦寻无果的资料——她就会用一本厚厚的书遮住他脸上的阳光,自得其乐的看些什么。
他们曾经亲吻过两次,一次是在她的学术作业获得肯定,被医学院录取时,她从办公室冲出来,飞快的在他唇上啄了一下,然后用鼻尖抵着他的下巴,半带喘息的说:“我很快乐,德拉科。”
还有一次就是在他们离别的时候,他穿着合身的军装,背着军绿的行囊,她用一种从未见过的眼神审视着他,什么话也没有说。他们彼此拥抱在一起,呼吸间都是痴缠。她什么也没有说,递给他一本书,然后边看他被拥挤的人潮推上火车。
那是一本济慈的诗集,还有她的笔记“——你好,虚伪先生”。
他回头看,什么也看不到了。

-TB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