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盲

我最同情的,是神不能自杀。

【原创】#BEHIND THE MOON#1#

尝试了一下一直想写的战争风格 主线是德拉科 会穿插一些德赫和德潘的剧情(主德赫) 不多
灵感来自《西线无战事》 从原书中摘取了一些情节或者设定
很有可能变成坑qwq因为我是那种如果不一口气写完就会坑的人…
不过经常写2000字左右的文也会腻的吧…想写写长文w

----------割----------

*
如果你问17岁那年的德拉科什么是最重要的,他大概会绾起松松垮垮的白衬衫的袖子,重重地踢几下牛皮靴的厚帮,然后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你可以看到浅金色发丝下的灰色眼眸,平静的像一滩死水。
他不会回答你,即使他内心里有一个存在了很久的,已经得到验证的答案。
大概不会是爱情的芬芳,或者是活下来——可是在战场上,还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
活着只不过是不知疾苦的人们妄自揣测的罢了。
剪断一朵肆意生长的花比碾碎一颗种子来的更加可怖。

四月的前线一如既往的平静。
布雷斯躺在草场的木箱上,舒舒服服地翘着腿假寐。难得有这样的天气——不用在尘土飞扬的战壕里穿梭,又有足够的补给供他们饱饱的吃上一顿。
大概是春意正浓的时候,几个高高的、浅棕色的木箱就闲适地摆在茵绿的草场上,供这些士兵们美美地睡上一觉。
春风拂过地上的野罂粟花,又柔和的扑到你的眉眼,在敏感的耳垂间浅浅吐息。
德拉科叼着一根纸烟,夹着一本书晃晃悠悠地从营棚中走出来,一个翻身坐在了布雷斯身旁。
布雷斯用狭长的眼睛斜睨了德拉科一眼。
德拉科把书放在腿上,两根手指夹住烟,长长地吐了口气:“说实在的,过不了两天我们就会被一两辆卡车拉回去。”
布雷斯嗤了一声,扭过头去不再看他:“我可不管——这种日子,就是从魔鬼手下谋生活。看你的破书吧,马尔福,小心变成个只会挥舞着十字架唱颂歌的呆子。”
德拉科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讽刺一般,扭过头去,微微泛红的耳尖显得有些突兀。
他为什么要读书呢?在战争面前,即使是再伟大的书籍也不值一提。它不会让你在炸弹飞来时迅速躲开,不会让你在敌人的枪林弹雨下安然无恙。
书的存在,也许只是为了让他不再失去什么了——他即将一无所有。
他甩开那些纷乱的想法,叼着烟看起了书。
西奥多坐在在马厩旁长长的阶梯上,用手风琴拉着小曲。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会,然后用略沙哑的声音吟唱,微弱到可以消散在风中。
“I can tell from your eyes, behind the moon the beating heart. Somebody calls you somebody says, but you don't know why you go the way.”

德拉科拿着两本书从图书馆走出,撞上了正在人群中高谈阔论的哈珀。
“我们尽可能的避免战争,但从不惧怕战争…我是说,需要有像我们一样的人站出来…对,上到前线…这正是我们这样的青年人该做的'有意义的事',为了国家和亲人…是的,沃林顿,是的…”
西奥多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的身旁,声音古怪地说:“真是奇怪,战争一开始,什么都变了。”
德拉科把视线从呐喊的哈珀身上移开,看了看手里的两本书:“我也不知道,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像是被两种东西牵扯。你想去做这个,又想去干那个。”
西奥多体贴的没有吭声,他们两个从围观的人群中挤出来,回到了休息室。
布雷斯正坐在壁炉旁的沙发上,用羽毛笔填着什么。
是一张申请表,申请参军的表格。
德拉科第一次见到布雷斯专注的神情——他一向有高傲又略带轻蔑的表情,无论什么时候。可是现在,这种神情完全不存在于这个在壁炉边填申请表的少年,仿佛他不是布雷斯,而是一个多么可爱的青年人。

德拉科从梦中惊醒,书还好好的摆在他的膝头。风拂过红色的美丽花朵,远处有不知道是什么的白烟袅袅升起。
他看了看旁边一声不吭的布雷斯。
他问自己:战争是什么。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