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盲

我最同情的,是神不能自杀。

#原创#DEAR FABULOUS NOVEMBER#

*
他在风中吟唱。
那是挪威的民谣。
古朴的树,翩跹的阳光,辗转的裙角。
银色的发丝交织。
他的手杖翻转,一片冰花绽出。

**
Arendelle的雪没有如他预期的那样下。
他赤着脚,翻过皇宫的高墙,从侍卫中穿过。
他颇有些气恼——尤其是在看到她闲适地蜷在躺椅上望着屋外的当儿。
外面没有雪,她又在望些什么?
“你来了?”她忽然回头,调皮的笑,递给他一杯热可可。
他不得不坐下来,气恼地搔着头发。
一片雪花扑簌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下雪了。

***
他也问过她好多好多次,为什么她能看到他。
她总是噗的一声合上书,然后看着他湛蓝的眼睛,低低的笑。
他总是忘记他自己会踩出冰花。刺绣一般华美的,像冬日里掉光了树叶的树的枝干的纹路一样的冰花,蜷曲着美丽。
他似乎还是那个棕发的男孩,会对妹妹说:“我们来玩个游戏哦”的男孩。
谁也不曾知道他孤独的发疯。

****
他很久以后再次看到她,她已经展露出了高贵。
她已经快要看不清他了,只能看到蓝色的淡影,和只有他有的冰花。
他的使命是守护年幼的孩子。而不是她。
可是她在他心里还是一个孩子。是会摒弃了旁人默默哭泣,推开屋门仍旧高挺脊背的需要爱的孩子。
她只能看着他一点一点淡去。
他只能看着她一点一点长大。

*****
国葬。
Arendelle下了整整一个月的雪,那雪不大,只是出现在每个孩子美梦里的细细的雪。每家每户的窗子上都结了厚厚的,美的不可方物的冰花。
他即使再怎么悲伤,也永远都不会变出骇人的风雪。
他似乎终于知道了她在望什么,她喜欢他的冰花。
即使她最后已经看不到他,她也会盯着冰花温暖的笑。
他冬夜里去守护那些孩童,在剩下的漫长的时光里,他会坐在她旁边,给她看最好看的冰花。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