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盲

我最同情的,是神不能自杀。

#乾坤正道+略微皇权富贵 #来自单身狗的反击


虽然大家都知道节目组提出的宵禁制度,几点之后一定要保持安静不要打扰到练习生们的作息,但仍旧还是有人顶风作案。
比如说某乐华宿舍里的某皇权和某富贵,在无数次你侬我侬甜言蜜语之后,宿舍里剩下的两只单身狗终于在沉默中爆发了。
凌晨1:40,朱正廷怒吼一声,把自己的枕头往隔壁床上依偎着的两个身影一扔,推醒正带着耳塞痛苦默念“六根清净万事皆空”的黄新淳,拖着他走出了宿舍。
黄新淳拉拉自家霹雳娇娃队长:“哥,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明天还要录节目我们凑和凑和回去睡吧。”
霹雳娇娃队长一嘟嘴:“要睡你回去睡。就是因为明天要录节目我才不能回去,这两个人指不定能闹腾多久呢。”
黄新淳深知自己队长的脾气上来谁都劝不住,默默给了他一个“好的队长,是的队长”的眼神之后,戴上耳塞默默关上了宿舍的们,留下朱正廷一个人在楼道里吹冷风。
朱正廷望着空无一人的楼道,深觉自己就是一颗孤零零蜡黄小白菜,没人疼没人爱。
不远处的门口忽然探出来一个脑袋,一脸八卦的看着朱正廷。他伸出一只手猥琐的冲着朱正廷勾了勾,神情有如老鸨叫花姑娘出来待客。
他瞥一眼就猜到是谁,锐妈。这种动作只有他能做的风生水起。
在走廊里冻着也不是事。朱正廷心想,抬脚进了802。
蔡徐坤的床空着,剩下两个都是睡得死熟的孩子。他坐在蔡徐坤床上,还没坐稳,锐妈的脸就在他面前放大:“你们宿舍怎么回事?我刚才似乎听到了男性的低吼?难道两个人干柴烈火情难自已无视宵禁规定大胆示爱?”
周锐眉飞色舞的说着,根本不给朱正廷插话的机会,自己一个人在那里脑补起小黄文画面。
一开始的剧情走向还很正常,但是后来周锐的描述就越来越黄暴越来越少儿不宜。朱正廷脸上一阵灼热,毕竟是自己家队友好歹也是熟人这这这他情何以堪代入无能啊。
就在周锐讲到精彩之处,咋咋作舌的yy着范丞丞的精瘦肌肉宽阔胸膛醉人微笑细腻肌肤汗水滚落之时,蔡徐坤拿着浴巾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推门而入。
朱正廷慌乱之中抬头看了一样,屋子里灯很暗,与楼道里的亮堂形成了对比。男生穿着背心和短裤,饶是他微微近视,也能看清那人的发丝微乱喉结滚动、手臂上的精壮肌肉和收束紧致的腰间。
刚才锐妈的描述一瞬间有了画面。朱正廷觉得自己一下就爆了。
蔡徐坤到是神色如常的擦着头发往里走,一边漫不经心的说着“谁呀”一边顺手拿起矿泉水喝了两口。
锐妈在马赛克之中恍然抬头说了句朱正廷,就看到蔡徐坤床上一道黑影蹭的起身夺门而出。锐妈极其不满的跟蔡徐坤抱怨炼仙丹的你能不能不要老板着脸你看把人家孩子吓的,没有看见蔡徐坤浅淡的瞥了一眼门口的幽暗目光。
 
上午的节目录制刚结束,dance组的因为挥汗如雨的跳了一上午,集体嚷嚷着饿要吃饭。朱正廷多练了一会,走的有点晚。他本来想叫上丁泽仁一起去吃,发现他还在给队员抠舞步,所以只好自己一个人下了楼。
下楼的路上他遇到了rap组的几个人。巴比龙组外加范丞丞,他似乎是在等Justin训练完一起去吃饭,两个人亲密的靠在一起聊着天。后面的王子异卜凡把蔡徐坤夹在中间,似乎是在讨论着rap的问题。
Justin难得没有被爱情冲昏头脑,或许是昨天晚上气到队长让他有些抱歉,他在范丞丞的温柔目光中抬手对朱正廷一招:“哥,一起来吃饭吧。”
朱正廷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瞥向蔡徐坤,发现他也正在看着自己。他又想起昨夜锐妈的描述,脑海里不知道怎的就想起蔡徐坤赤裸着上半身向他靠近。
他又爆了。
“朱正廷你脸怎么那么红?”卜凡出声。
“我刚练舞练得……”他紧张解释。
 “不对啊刚刚看你还没有那么红啊?刚刚小贾一句话你怎么就这样了?”卜凡不依不饶。
“我……”
“赶快去吃饭吧好饿。”蔡徐坤忽然岔开话题。
卜凡看向蔡徐坤点点头:“说的对,今天一定不能再让岳岳抢我的肉吃了。”
朱正廷感激的望向蔡徐坤。
回应的是某人戏谑的一瞥。
 
难得今天下午没有安排。练习生们大半选择在宿舍里昏睡。最近几天的高强度训练和紧张的淘汰制度压的人喘不过来气。
朱正廷一点也不困。
宿舍里范丞丞搂着Justin睡得满足,黄新淳不知道跑去哪个宿舍了,他不想在屋里当电灯泡,即使恩爱双方都睡着了。
他发现自从锐妈那个晚上说完,他就一点也不正常了。总是忍不住看蔡徐坤,晚上睡觉一闭眼也都是他的各种美男出浴图。
他自诩是个直的,原先也不是没有喜欢的女生。这还是第一次对同性之间产生奇怪的感觉。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蔡徐坤的时候,只觉得他眉眼煞是精致,必定是招女生喜欢的类型。脸也小鼻子也挺,上镜会很好看。
那时他全心全意都在自己的队员身上,只是惊鸿一瞥。
后来一起被分到A组,互动云云,看着范丞丞每天找Justin训练,然后一起跳舞组内练习。
自己的天平是什么时候倾倒的?
 
蔡徐坤察觉到朱正廷近日情绪的不对劲,明明两个人关系很好,但最近朱正廷见了他总是躲得远远的,连招呼也不打。
他很想念他原先甜甜的笑。
直到有一天晚上他练习完,看到偌大的训练室里只有朱正廷自己一个人在跳舞。连摄像机都关了,显然是其他人已经走了好一会了。
他想也不想推门进去。
朱正廷吓了一跳,对着他说了这几天的第一句话:“干……干什么?”
“待会一起去洗澡吧。”
朱正廷再再再次爆了。他吓疯了。
这两天范丞丞和Justin没少给他科普种种黄暴情节。
他一下就脑补起一幅场景:浴室里雾气氤氲,他面色酡红双眼迷蒙,微微喘着细气靠在蔡徐坤的肩头听着他的心跳。蔡徐坤的手轻轻地描摹着他后背的曲线,所过之处引起一阵颤栗。他刚想出声阻止,就看到男人的下颚微动,眉眼间满是缱绻温柔,但语气强硬的不可忤逆。
蔡徐坤坏脾气的把肥皂扔到地上,一挑眉轻描淡写的对他说:“捡。”
靠。
于是吓疯了的朱正廷不知道怎么了,忽然爆吼出声:“我不要!为什么你总是缠着我!我不想见到你你还在我面前晃来晃去!”
蔡徐坤:?
这是捋错了哪根兔子毛了?
他就是怕自己这种情愫伤害到他还刻意避免和他接触啊???
但他耳濡目染范丞丞追Justin的种种,深知此刻如果错失机会就将捶胸顿足。
于是他勾起一抹坏笑:“朱正廷你好不讲理啊。我哪里总是缠着你,嗯?明明这两天我们几乎都没怎么见过,你还一见我就跑?”
说着他假模假样捏着下巴想了想,随后更是趣味地望着他:
“莫非我经常出现在你梦里?还是……”
他靠近面红耳赤不知所措的朱正廷,戳了戳他的胸口。
“在你心里?”
说完,还不等朱正廷回神,蔡徐坤便轻轻的揽过他的腰,在朱正廷的鼻尖上轻轻亲了一下。然后放开他,甩下一句“我去拿东西浴室见”,大模大样走了。
朱正廷愣了,石化了,飞升了。
然后——
蔡徐坤你个混蛋你个死鬼你个大变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不要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又气又骂的在屋子里蹦起来,但却意外地发现自己没有任何的抗拒和反感,而是意料之外的羞赧和被偷袭的气急败坏。
他意识到了什么。
朱正廷你完蛋了。
 
周锐最近很崩溃。他没想到自己一晚上的脑补居然成真。现在练习生们都来找他掐指算命求姻缘。被冠以锦鲤本鲤的周锐一刻都不得安生。不仅要防止炼仙丹的时不时露出的恩爱狗的幸福微笑伤害到自己,还要防止无数如饥似渴如狼似虎的练习生一不小心把他绑起来算卦。
黄新淳最近也很崩溃。朱正廷也脱单了。而且长期不在宿舍,去802找寻自己的真爱双宿双飞了。于是整个宿舍只剩下自己一条单身狗,面对着成天腻在一起的某橙某贾欲哭无泪。
人生不易,狗生艰难。

评论(3)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