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盲

我最同情的,是神不能自杀。

#凡迪 #NONSENCE

轻微ooc
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
希望大家喜欢
—————————————————

*
吴亦凡忙里偷闲地坐在昏暗的角隅,端着一杯红酒摩挲着杯口。杯子的触感很冰凉,很滑——一如那双汗涔涔的手,小心翼翼的轻握。
本来便是代言的酒会,既已有所牵连,又如何能像以前一样故作不闻不问。
他仰头喝尽了酒液,起身,从侍应的托盘里又顺了一杯酒,戒指碰上玻璃一声细响。
他朝着光明走去,而身后的阴霾绝尘远去。
前方的菲林在闪光,无数的记者围着会场中最亮的宽敞地带。他说声借过冲开人群,走到她身边。
他和她站在所有人面前。
他看到她眼里几乎微不可查的错愕。
吴亦凡向迪丽热巴伸出了手,而后就像他们第一次相遇那样,静静地止在那里,等待着他的丫头回神。
 
**
吴亦凡记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认识的迪丽热巴。
他只记得她带给他的第一印象——“清浅的色气”。他忆得自己忍不住惊艳于她的美貌,纵使他见过无数极不错的女子。
他后来反复听到她,是在一档节目的私下聚会里。几个酒饱饭足的血气方刚小青年,止不住咋舌于女艺人的种种。
他从脏辫男孩的嘴里再次听到她,而后剩下几个青年止不住的夸赞。
他一瞬间对她产生了兴趣——从大脑的一个地方缓缓地向下蔓延。
他们问他:“凡哥,你啥时候能跟她合作合作啊。”
他当时喝的微醺,满脑子都是她的笑,只摇摇头默不作声,心口酥酥麻麻的痒。
 
***
吴亦凡由于新歌宣传的缘故,上了某台一档家喻户晓的综艺。
他一个人形单影只,于是和另一个剧组在一起宣传。
吴亦凡的飞机略有些迟,他到的时候,迪丽热巴正在后台嚼着苹果。
粉嫩的双唇、艳红的苹果。小巧白皙的牙齿,轻咬,吞咽。
吴亦凡纵使经历过风流阵仗,一时也忍不住耳尖发烫,暗骂自己眼睛为什么不近视。
他转了转手上的戒指,因为不小心碰到风衣的铜扣而轻响。
迪丽热巴发现吴亦凡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还叉着腿坐在椅子上,嘴角带有苹果的汁液。
他向自己伸出手:“你好,我是吴亦凡。”
她大脑一时有些发木,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该把苹果往哪里放。
他极有涵养的伸着手,纹丝未动,包容着她的发傻。
而后她终于安顿好自己,慌慌张张的把手放在他手里:“你好,迪丽热巴。”
冰凉,因为微微出汗而有些滑腻,但是却柔软的一塌糊涂。
 
****
迪丽热巴在圈内出了名的拍起戏来不要命。
彼时,他和她已经在私下有些熟稔了,偶尔开个玩笑。他知道她喜欢吃酸奶疙瘩,喜欢旅游,喜欢爽利,但是又不失小女人的娇俏。
她在一场打戏里太用力了,以至于手上大大小小伤口加起来有了十几个。
她还傻兮兮的发到朋友圈里自嘲,说自己是传说中的“迪丽热血”。
他下意识伸出手想评论,但是愣怔了半刻。
“傻丫头。”他说,止住了自己的手。
十指连心,他的心揪的发闷。
 
*****
他喜欢叫她丫头,那是在他们一起拍戏的时候了。在他看来,迪丽热巴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小女孩,需要一个坚实的臂膀和依靠。
他们聊天的频率也在呈几何倍数的上升。
“丫头,剧本这里是不是可以改一下顺序?”
“丫头,最近倒春寒,小心感冒。最近要拍吻戏,不要传染我。”
“丫头,晚饭想吃什么,我这边在订菜,帮你定?”
……
直到有一天,他和一帮好朋友出去闹,一个兄弟无意间说:“凡哥,你最近真是越发温柔了,莫不是春天到了,你这颗桃树要开花了?”
果真是一语中的。
当天晚上,醉的不省人事的吴亦凡磨蹭了半天,在自己的手机上打了“丫头,在一起吧。”
醉到什么程度——?
迪丽热巴回复他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发了这几个字。
她说:“你不要老是丫头丫头的叫我,我们也不过是差两岁。”
他发现这件事情的时候先是觉得自己前二十多年冷酷高贵的人设毁于一旦,而后又被她这句话的朦胧模糊搞得不是滋味。
过了一会,她又发了一条:
“以后叫我吴夫人。”
他激动的从床上蹦下去,踩到了自己的耳机被硌的嗷了一声。
他痛苦的又缩回床上,把头埋在被子里止不住的笑。
 
******
评论一如既往的可怕,如潮水般涌来,扼住他们的喉咙,喘息不得。
饶是他耐性再好,忍不住也想说些什么。
她摇摇头,握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温和的摩挲。
他不得不选择不闻不问,而是她的强烈要求。
他自觉亏欠她许多,但她仍旧一声不吭,每天在微博上傻得冒泡。
他知道,她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与他比肩。在世人错愕之际收获所有的祝福,亦包容所有的愤恨。
这样的她,他无法不捧在心尖上疼爱。
 
*******
#迪丽热巴 吴亦凡#
#吴亦凡轻吻迪丽热巴#
微博上的一张动图轰炸了全网——迪丽热巴在接受采访,吴亦凡走过来伸出一只手,迪丽热巴把手放上去的瞬间,吴亦凡拥人入怀低头在眉心间落下一吻。
稍晚时候,迪丽热巴发了一条微博:
“吴先生。”
吴亦凡转发并评论:“丫头。”


我喜欢你,从眼角到手心,都抑制不住的喜欢你。

评论(42)

热度(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