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盲

我最同情的,是神不能自杀。

#One Night Stand# #D/Hr#

冲动产物
大概就是D和Hr在梦里从错过带来的憧憬直到遇见后的欢愉
时间线比较乱 一共有五次梦境
分别是从D和Hr的角度来写的
大概就是一个梦境一个现实穿插出现
预祝食用愉快
-----------cut----------

0
荒芜,凛冽。前方是一望无际的黑色,翻卷着白色的泡沫。空气微咸。
一间棚屋在海岸上兀自孤独,灯红酒绿,光影迷乱,醺甜。
Draco昏沉跌撞,一头扎进了粉色霓虹编织的寻乐场。麻瓜拥挤在狭小的酒吧里你侬我侬,燥热不堪,他扯下自己的领带随手一丢,衬衫顶端的纽扣也松了几颗。麻瓜的气息有点令他烦躁不安。
他左边一对男女麻瓜在大声地交媾,呼吸凌乱,面色绯红,似乎下一秒,他们就要攀着对方的腰肢扭动着到达极乐。显然这样的情景不是少数,Draco抬眼望去,痴缠在一起的人占据了酒吧的各个角落。
吧台的正中央有一个空位,四周无人,在昏暗的酒吧里显得空旷明亮。一本书放在柜台上,显然上面书写的是英语,但他看不懂上面的文字。
一股淡淡的馨香飘散在糜烂里,细闻却藏匿而隐去。

1
Hermione坐在餐厅,享用一碗水果麦片粥的时候,刚巧碰见Draco带着他两个臃肿而肥胖的跟班大摇大摆的走进来。
“海狸鼠又忘了梳理她蓬松的毛发。”她老远就听到那个浅金发色的自大狂阴阳怪气的讽刺。
“白鼬的眼袋就快要拖到地上了。”于是她毫不客气的回击。
Hermione说话的时候背对着Draco,所以没有看到他微微停滞的动作。
但是Draco随后就坐在长凳上,刻意的不看Hermione,所以他也理所当然的没有看到她再也没有碰桌子上的麦片粥。

2
Hermione躺在公共休息室壁炉边的沙发上,暖暖的缩成一团,抱着她十五英寸的羊皮纸昏昏沉沉睡去。
酒吧很聒噪,男男女女热烈的拥在一起,腰肢舞动,彼此相贴。
她仍旧和上次一样穿着酒红色长裙——这件衣服衬的她身材很好、光彩夺目——手里拿着一本书。她很早就翻开过这本书,可是它的内页空空如也。
她走到吧台的前方,那里有个位置总是空着的——仿佛是专门为她所设。她向侍者要了一杯Mojito,下意识翻开了书。
空白的第一页出现了一个词:Adore。
她困惑不解。
旁边人的喘息忽然打断了她的思绪,女子坐在凳子上,面色酡红,紧紧的被禁锢在男子的怀中,被掠夺一般的啃噬着。
她虽未尝情事,却也有些呼吸急促起来。
周围的人群成双成对,只有她一人坐在中央,色彩浓烈艳丽,却孤独不堪。
忽然一阵咸湿海风扑鼻而来,一双黑色皮鞋站在及腰弹簧门前,她一眼望到,却恍然惊醒。
身边的Ron正狰狞地啃着焦糖苹果。

3
“格兰芬多加五分!聪明的Granger小姐!”Sprout教授止不住地赞赏着,引来斯莱特林们的白眼。
Draco也不例外,他抱着手臂,斜睨着笑意盎然的三人组。趁着Sprout教授不注意,他晃到了Hermione身后,此时她正在料理一束鼠尾草。
Draco想要吓唬她,让她一不小心将鼠尾草剪断,可是他脚下一滑,差点扑到她身上。
一股奇异的馨香充斥着他的鼻腔,Draco有一瞬间的愣怔,然后看不清思绪的、阴沉着脸走开了。
旁边的Ron戳戳Harry的腰,让他看自讨没趣的Draco。
Hermione还沉浸在鼠尾草的世界里。

4
Draco这次出现在酒吧门口时,天色还是黄昏,水上波光粼粼,金光炸裂成碎片,铺展在沉沉水面。
他左胸前别着一朵大红色的玫瑰花。
毫无迟疑,他快步走进了酒吧。他迫不及待地想看那个神秘的女人。
第一次只是抓到了她的馨香,第二次看到了她一闪而逝的裙角,和打开的书上写着的"Miss"。
他想,这次或许是时候了。
他一眼就看到坐在正中央的她,浑身散发着绮丽的光泽。
他摘下玫瑰花,别在了她的耳朵上。她恍然回头。
"Draco Malfoy?!"
"Hermione Granger?!"
Draco不得不承认,Hermione确实比平常更漂亮。尤其是她的头发柔顺而服帖时。
那一瞬间甚至有些惊艳到他,一股热流也从大脑引起,直冲小腹。
他不知哪里来的冲动和勇气,俯下头去,堵住了玫瑰一般娇艳的唇。

5
Hermione顶着两个大眼袋走进餐厅的时候,吓到了Harry和Ron。
“Hermione?是不是Snape教授布置的十英寸作文没写完?”
她呆愣的抱着一摞书,木讷的坐在凳子上,毫无灵魂的开始吃饭。
起初她的动作非常缓慢,可是在看到Draco走进餐厅的时候,她几乎是抱起书就跑,留下桌子上还未吃完的早餐孤零零的摆在那里。
同样的,Draco也有一对很深很黑的大眼袋。

6
热烈的晃动,肆意交欢,戏谑狂妄放荡自由。
他变成了众多人中的一员,抱着她的腰肢舞动。
大抵是初尝欢爱,喷薄而出。

她被有力的手包裹着,炽热又难耐。
她就像美杜莎一样狂放的展示着自己的美,将一切都抛诸脑后。

这注定是一个难忘又沉沦的夜晚。

7
Draco终于在图书馆的两排书架间堵到了Hermione。此时临近宵禁,学生们早已三三两两回到休息室,所以也没有人发现两个“仇人”之间诡异的会面。
Draco歪着头盯着最上面一排的书架,耳尖微微泛红。
Hermione此时站在书架的狭小角落里,后面是墙壁,而前方的路被Draco堵的死死的。
她没有抽出魔杖对付他,而是低头不知道在沉思什么。
“我…”Draco张口欲言。
“忘了吧。”Hermione低着头,神色模糊难辨,“只不过是一个奇怪的梦而已。”
随后,她撞开Draco,消失在两排书架的尾端。

8
许久之后都无梦。
再也不会有明面上的冷嘲暗讽。
他们两个就像隔了堵厚重的墙,刻意的忽视彼此。
只不过有的时候在羊皮纸上奋笔疾书的Hermione会想起Draco的灰色眼眸。
而Draco在发呆时会浮现出Hermione穿着艳红裙子的身姿。
或许有一个词得到了印证。

9
Hermione在一个多月后再次梦到了那个地方。
她手里的书也依旧。
她坐在惯常坐的位子上,翻开书。
第一页——Adore。
第二页——Miss。
第三页——Opportunity。
第四页——Sink。
以及最后一页,用艳红色的花体字写成的Forever。
她抬起头,Draco站在她的面前,四周的人群不知何时散去,一片沉寂。
他向她礼貌的伸出手,她牵上,迈入舞池。
裙摆飞舞,她红色的裙摆和他黑色的西服交织在一起,缠绕,牵扯,最终相互妥协。

9.5
Harry最近悄悄把活点地图拿出来看。
他可以看到Snape在办公室里一呆就是几个小时,Dumbledore在校长办公室来回踱步。
可是他看不到Hermione,还有消失在斯莱特林休息室的Draco。
或许他那个时候还不知道,进入有求必应屋的人不会在活点地图上出现。

评论(4)

热度(46)